东北新闻网消费维权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消费频道 >> 消费内容页

北京这些收费培训班开进公园,园方劝离反被投诉!谁来管?

2021-04-30 08:31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分享到:

  北京晚报4月20日刊发《培训机构纷纷挤占公园开班》报道后,引起热烈反响,很多读者纷纷致电本报,在网络平台留言,爆料更多的挤占信息,呼吁有关方面及时出面,做好管理。

  公园里的培训班从什么时候开始管不住的?为什么公园管不了这些培训班?

  追访 50米跑道挤着3个培训班

  “跟着我做开合跳,十组,一组二十个。”

  一过下午4点,马甸公园马上变身为各种培训班的训练场地,这个公园位于马甸桥的西北角,是三环附近最大的以体育文化为主题的休闲公园。西边紧挨着多个居民区,附近有多所小学和中学,所以一到放学后,这里就成了培训机构的“必占之地”。公园中心位置的塑胶跑道更是抢手,记者探访的当天,这个约50米长的塑胶跑道上,已经挤上了一个体能班,一个跳绳班,还有一个排球班。

  体能班先到,在跑道北头由一位女教练带着做热身;排球班占了跑道中间,一位男教练把排球分发下去,带着几个中学生在练习颠球;跑道南边是一位年轻的男教练带着孩子们练习跳绳。几个教练应该认识,时不时互相交流几句,各自练习了半个小时左右,体能班和跳绳班还聚到了跑道南侧,似乎进行了一次跳绳比赛。

  “每天都是这几个班,他们也认识,可能还互相帮着占地方吧。每个班在哪儿上课都是基本固定的。”住在附近的一位居民常到公园里散步,对这里的情况比较熟悉,“跑道、游乐场、健身区、木桩区……全被培训班占了。冲着孩子,我们大人也不好说什么。”

  跑道之外还有其他培训班,北侧的一个篮球班,四五个孩子正在练习步伐;中间的广场上是一个全科训练班,“跳绳、坐位体前屈、仰卧起坐……学校考试项目,我们都能教。”教练一边指挥着孩子们铺上瑜伽垫,两个一组做仰卧起坐,一边见缝插针回答旁边一位家长的咨询。

  公园南侧篮球场地里,西侧是半块小场地,两个球筐分别放在西边和南边的钢丝框上。南北两侧则是一块标准的篮球场地,两头的篮球架下,多名青年正在对抗比赛。场地中间,十几名十岁左右的孩子在跟着一个教练上篮球课,孩子们在球场上横向跑动,或者排成两条直线单手撑地拍球,把整个球场切割成了两块。篮下打球的青年一退到场地中心位置时,就得注意避让这些孩子,几次下来,南侧篮下打球的青年干脆集中到了三分球区域,不再到场地中央。

  无奈 受影响游客“没地儿讲理”

  “忍让”其实也是公园里多数游客的态度。马甸公园西北侧的游乐区,有小的攀爬架,还围着高低不平的木桩,地上铺着塑胶,地面柔软有弹性,有家长正带着几个低龄的孩子们在这里玩。一位老人蹲在游乐区的中间,拿着手机给往前蹒跚学步的孙子抓拍照片。

  一个篮球教练带着几个放学后的孩子进了这片场地,在场地中间拉开架势开始训练。几个学步的小孩子马上被家长抱起来挪到了边上,等到培训班开始拍球时,在边上扶着木桩练腿的小孩子很快被家长塞进了婴儿车,离开了这片场地。

  “小孩挺愿意看大孩子打球,但是这儿又不是球场,没有栏杆,万一被球打到了就不好了。”一位家长哄着不肯离开的小孩,在退避的同时,难免还是有意见。

  “孩子们好像都是在准备中考。”双榆树公园里,每到傍晚和周末,也都是体育培训班的天下,附近遛弯的不少老人虽然觉得不方便,甚至被球砸过,但态度还都比较温和,“好几个人一起拍球,地上的砖有时候还是空心的,砰砰砰的声音挺大,有时候听得心脏都不舒服,我们只能赶紧走开。”

  但也有家长与培训班的教练起过冲突,李晴(化名)就曾经在小区附近的社区公园里跟教练吵了一架。当时那个教练在教十几个孩子滑轮滑,用角锥把公园里的小广场全部围了起来,李晴的儿子本来和几个小朋友一起在那里玩平衡车,也被教练劝离。在旁边座椅上坐着休息的李晴不干了,“大家都能玩的公共场所,凭什么让我们让着你?”但是在十几个换好轮滑鞋的孩子、拎着包的孩子家长面前,李晴还是退让了,“我是势单力孤啊,明摆着他们不对的事儿,却显得我不容人。真是没地儿讲理去。”

  牟利 带班教练大多没正规资质

  教练们为什么喜欢把培训班开到公园里?

  “占着公共场地,用着公共资源,一点儿成本都没有,每天的学费就上千元。”人定湖公园管理处主任李培告诉记者,园区曾经聚集了多家培训机构进行有偿培训,最早是疫情期间,陆续有孩子们跟着教练到公园里上户外课,公园管理方反复讨论,最终没有劝离。

  “主要是考虑到场馆都封闭了,孩子们也需要活动,公园里还是比街头安全,为了孩子,我们就没多管。”李培说,后来运动场馆都开放了,这些培训班却不肯离开,甚至还越聚越多,也不听管理人员的劝阻,“所有的广场都被他们占了,跳绳的就有好几个班,还有教羽毛球的,打得满地都是羽毛球。”

  李培和管理人员专门做了调查,即便是最基础的体能班,每个孩子上一节课的费用也在80元左右,最大的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孩子,“你算算他们得挣多少钱,所以我们怎么劝离,他们都不走,我们又没有执法权。”

  记者走访多家公园,所了解的价格也是如此,每节大课的费用基本都是百元左右,比到正规场地参加训练便宜小一半,一对一的价格高一些。所以,公园里规模最小的培训班也有五六个学员,教练通常不会有人数的限制,“参加的人越多,他们挣得越多。”

  而且,这些在公园里的培训班,多数并不是正规培训机构开设的。李培告诉记者,公园的管理人员专门做了大量的调查,发现好多培训班都不是正规教练带班,“很多都是个人自己出来干,甚至是家长在网上找个教练,一起攒的班。”

  尴尬 清理培训班公园反被投诉

  场地里多了培训班,很多公园也都了解,但是在管理的时候却遇到很多困难。

  在马甸公园,记者在西北门看到了拿着大喇叭的保安,喇叭里一直播放着“公园里禁止摆摊设点”,公园里也挂着“禁止经营活动”的横幅。此前报道中提到的长春健身园,记者再去走访时发现,公园的保安已经配上了大喇叭,开始进行重点巡视。每发现一个培训班,保安们就用喇叭互相呼叫,一起到现场劝阻。篮球场里的两个培训班已经被清理出公园,跳绳班也被劝离,教练和几名家长离开的时候,没有觉得行为不当,反而都有点儿怒气冲冲。一位在广场发放小广告的人也不肯离开,保安在旁边一直劝说,只能一直“护送”到他走出公园。

  “那些给孩子报了班的家长,总是觉得公园没有权力劝离,还打电话投诉我们。”人定湖公园管理处李培也正为管理难而头疼。他们之前经过摸排,又向街道求助,通过两次联合执法,驱离了9家培训机构。这个行动得到了不少游园群众的好评,却遭到了不少报班家长的投诉。“说他们也是附近居民,我们没有权力不让他们在这儿玩。”李培说,虽然不报班的家长占多数,而且也支持他们取缔培训班,但是少量报班家长的投诉,也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原标题:“培训机构纷纷挤占公园开班”追踪调查公园投鼠忌器怕被投诉)

  来源:北京晚报记者周明杰


(责任编辑:张雁北)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23187042)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