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新闻网消费维权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消费频道 >> 消费内容页

杭州男子花一百多买包怀疑是假LV,掌柜承认是“高仿”:他都用一个月了

2021-04-08 08:31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  
作者:
分享到:

  4月6日据媒体报道,杭州的李先生在网上花了128元买了一个包,他说收到包裹之后因为一直在出差,直到4月4号这天才把包裹给拆开,看到包他就怀疑自己买到了假货。李先生说他当时在这家店买的时候,看到这个包像LV,虽然没有问商家是不是LV的,但是包的商标上是写的LV,而且包的外表图案也有LV几个字母。

  目前,这家店还在卖这款LV包,商品描述是2020年新款手拿包,标价是128.8元,包的外观乍一看很想路易威登,包上面也有L和V字母合在一起,吊牌上写的颜色是老花配黄拉尾,零售价是268元。

  李先生说他在购买的时候以为是LV,价格是一百二十多,当时想着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的LV,明显不可能嘛。但是看到又像LV,后来收到货之后感觉不对劲,感觉是高仿的,马上就联系客服要退货,可客服不给退。

  李先生说自己一开始以包有异味为由提出退款,可是客服给拒绝了,理由是包已经用了一个多月了,超出了7天无理由退换期。李先生说对方假冒名牌LV,之后对方就把他拉黑了。李先生说他此前也联系过掌柜的,也被对方给拉黑了。为了给自己讨一个说法,李先生求助了媒体。

  媒体得知情况后,电话联系了这家店的掌柜的。对于李先生购买这款包的事情,掌握的说这款包就是高仿的,但是也没有说包就是LV的,李先生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投诉他们,是故意这样做的,之前李先生在天猫官方找了人说要来投诉,官方的人已经联系了自己。

  掌柜的说这件事本来就不公平,都已经用了一个多月的包了,现在再过来说退,还说包是假货,这能说是公平吗?

  按照当时李先生搜到这款包的方法,媒体也在平台搜索了关键词LV,跳出了不少的商品链接,标价比较贵的,四五千甚至上万,都标明是路易威登,也有标价一两百块钱的,价格比便宜,外观看起来很像路易威登,但是文字上并没有LV的字样,这其中也包括李先生买到的这款包。

  随意点开一款标价143块钱的MLV钱包,外观看起来也很像LV,而且还有三百多条评价,其中还有几位买家评论是正品。再点开标价为一万五的LV斜挎包,发现这款包的花纹和团,乍一看和李先生买的这款包很像,但是仔细一比较又存在不同。

  首先,L和V两个字母的位置不一样,此外,一万五这款包的花都是四个花瓣的,而李先生这款包的花瓣都是五个花瓣。

  对此,李先生表示自己不算是职业打假的,不算的意思就是不是职业打假,主要是针对这种假的东西,作为一个消费者来讲,认为这种东西就是坑害人的。媒体再次和掌柜的联系,掌柜的说他以后就不搞了,把商品下架。

  延伸阅读:

  涉案金额1亿!团伙勾结“柜姐”里应外合制售假LV包,成本价仅百元

  2019年12月,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有人通过朋友圈常年对外销售疑似假冒LV品牌包袋,销量巨大。顺藤摸瓜后,一个庞大的制假售假网络逐渐浮出水面。

  经调查,杨其伟、杨其轩、杨其正、杨其慧兄妹四人被抓捕到案,他们均是假“LV”包袋皮料与五金的提供者。

  杨其伟兄弟三人合伙在广东省广州市一家五金皮料城租下一间档口,从事鹿皮绒布、棉布等个体经营。2018年起,杨其伟率先开始承接制作“LV”箱包皮料的生意,销路异常火爆,杨其轩、杨其正兄弟随即陆续“下场”,共同经营这一行当。他们甚至将自己的小妹杨其慧也招揽过来,让其帮忙负责送货等相关事宜,而“长发皮业”内的几名员工也未能抵挡高工资与可观提成的“诱惑”,纷纷加入。

  杨氏兄妹最大的客户之一是一名叫许忠义的包袋工厂老板,他在2018年5月至2019年7月共支付了49万余元货款用于采购仿制假冒“LV”品牌包袋的皮料,案发后,公安机关从许忠义处查获使用“长发皮业”提供的原材料所制作的计价值人民币1200万余元的假冒“LV”成品包袋。

  据许忠义交代,他的包袋最远能卖到中东地区。

  里应外合,专柜柜员提供内部资料

  同在广东的林氏姐弟林学敏、林学达、林学纳三人也是这条制假售假链上的重要一环。他们所负责的,就是在微信朋友圈内进行“推广”。

  为了提高销量,杨氏兄妹、许忠义与林氏姐弟打通了销售链,林学敏会先了解的最新的“LV”产品的信息,比如最新和最热门的款式,然后发给许忠义工厂,许忠义找杨氏兄妹定制所需的五金和皮料,杨其伟就去找商场内专柜的柜员将真包买回进行拆解,将仿制样板和全套原材料提供给许忠义,在工厂仿制生产完之后就会给林学敏等销售人员去销售。

  为了使假包与真包一同上市,该团伙着手将“LV”内部员工“拉下水”。杨其伟瞄准了自己一直购买包袋的某商场柜员施云琴,为了制假,他已在施云琴处购买了十几个包袋。几次接触后,施云琴最终同意加入。

  杨其伟总能从施云琴处得到第一手的“LV”内部员工培训保密资料,这些资料中有尚未发售的新品款式,以及详细的图解,待拿到这些资料以后,他们再进行仿制,甚至能做到比正品更早上市。在他们的皮具档口内,共搜查出了三十余个正品“LV”包袋,大小不一,从经典款到最新款一应俱全。最终在他们的皮具档口内,共搜查出了三十余个正品“LV”包袋,大小不一,从经典款到最新款一应俱全。

  林学敏等人除了自行售卖,也发展了众多“下家”,他们将成本仅100至200元的仿制包袋以每只300至500元价格大批量出售给一级经销商,一级经销商在加价40%后,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大肆批发、分销至全国多地,甚至销往境外。

  自2018年至2020年,林学敏售假团伙向许忠义制假工厂购买仿冒“LV”包袋货款共计人民币71万元。在林学敏位于广东省的住处,共当场查获没来得及卖出去的各式假冒“LV”包袋310个,市场正品价格高达1100万余元。

  “自主研发”,假冒包袋植入NFC芯片

  这一犯罪团伙在贯通“产业链”后,竟还开始“思考”如何“留住客户,提高竞争力”的问题,为了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以迷惑广大消费者,他们搞起“自主研发”。

  据杨其正说:“这两年我看到市场上芯片包开始流行起来,我就看到网上有NFC门禁卡刷标签的教程,就自己试着把’LV’官网上的信息刷到NFC芯片里。”经植入芯片的包袋,只要用手机对其扫描,就会跳转至“LV”品牌官网对该款包袋介绍的页面上去,众多没有深入研究了解的“小白”买家就被此效果所迷惑,从而确信这是正品。

  杨氏兄妹研发成功后与许忠义、林学敏等人建立了“芯片群”,共同商议此项技术的运用。他们以0.1元每个的价格购入一大批NFC芯片,将其植入包袋中,多余的就以0.2元每个的价格售卖给其他制假工厂。

  杨其正将资料导入芯片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亲妹妹杨其慧,杨其正交给妹妹一部事先准备好的手机,并将需要导入到芯片的LV包袋型号发给她,型号有的是阿拉伯数字,还有的是字母加数字。由杨其慧在淘宝上自己搜索相应的包袋款式图片,再登录手机上事先下载好的一个图标,找到相对应的型号链接网址,将手机的背面靠近芯片,过了大概十几秒的样子,手机会发出“滴”的声响,也标志着整个导入过程顺利完成。这一流程,杨其正手把手地教会了杨其慧。

  被问起完成一个“LV”包袋的芯片需要多长时间,杨其慧交代:“需要十几秒、二十几秒的样子,有快有慢的。”仅仅需要一个小时,她一个人就能完成近150个包袋的芯片导入。

  然而,令人诧异的是,据品牌权利人介绍,LV正品包袋没有此类NFC感应芯片,但凡能够使用手机NFC感应功能感应识别的包袋均为假冒仿制品。

  历经数月审查,检察机关认定该制假售假产业链中30余名被告人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予以销售,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应当以涉嫌假冒注册商标罪、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罪追究其刑事责任,遂批准逮捕。

  (原标题:一百多买包怀疑是假LV掌柜承认是“高仿”)

  来源:北晚新视觉综合1818黄金眼东方网


(责任编辑:张雁北)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23187042)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