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消费维权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消费频道 >> 权威发布

生活,因共享而更美好

2017-12-07 14:26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作者:任震宇
分享到: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记者任震宇)作为一种全新的消费模式,共享经济(分享经济)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通过盘活社会存量,减少资源消耗,让我们以更低的资源成本和生活成本,获得更多的幸福。

  共享时代

  骑个共享单车,租个共享充电宝,用付费问答共享知识,在异地旅游住上短租共享民宿……随着越来越多共享经济形式的出现,不知不觉间,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共享时代。

  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与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联合推出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2015年 增长103%。

  其中,生活服务、生产能力、交通出行、知识技能、房屋住宿、医疗分享等重点领域的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共计达到13660亿元,比上年增长96%;资金分享领域交易额约为20860亿元(其中,P2P网贷市场规模20640亿元,网络众筹市场规模220亿元),比上年增长110%。它涉及的服务人群数量更是庞大,参与共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比2015年增加1亿人左右。

  共享经济的火爆催生出了诸多的共享经济形式:共享单车的出现解决了传统城市公共自行车需要提前办理手续、在固定位置取还车等问题,较好满足了城市“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要,小橙车、小黄车迅速占领大街小巷,成为所在城市消费者的重要出行方式;分答、知乎LIVE等付费问答平台出现,让知识的共享与变现成为可能,并成为一种新颖的消费模式;网约车平台成为顺风车出行的重要入口,而租车、大巴、电动车、停车等细分市场也取得较快发展,以“云班车”“座位分享”等模式解决员工上下班通勤难题;共享汽车,乃至共享停车位则成为共享出行市场上的新亮点;在房屋共享领域,短租类的家庭民宿在近两年得到快速发展,成为部分新潮青年“穷游族”外出旅行的首选。此外,诸如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共享医疗等也陆续出现,似乎已经进入“无物不可共享”的时代。

  崛起之路

  虽然共享经济是近两年才火起来的,但其发轫,却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早在1978年,美国社会学教授马克斯·费尔逊和琼·斯潘就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群落结构和协同消费》,首次提出共享经济的理论,阐述了一种闲时分享自己汽车的模式。

  共享经济迅速崛起,是时代进步与科技发展的必然结果,是“互联网+”背景下新兴的经济形态和生活方式。共享经济依托“互联网+”,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经济新热点。美国出现了U-BER、Airbnb等共享经济企业,中国也出现了诸如滴滴、神州、首汽约车、摩拜、OFO、小猪等具有代表性的共享经济企业,共享经济也成为新风口,借助大量涌入的投资,迅速起飞。

  随着消费需求的提高,在很多领域,资源供求结构性偏紧,共享经济最大的社会意义就是把社会上大量闲置的资源充分地重新组合利用,而通过互联网则可以盘活沉睡的资源,以更低的成本满足广大用户以低成本去享用的需求。小猪短租联合创办人兼CEO陈驰认为,共享经济获得发展,就是将大量的闲置资源和不能满足的需求有效对接起来。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城市交通。滴滴出行副总裁王欣告诉记者,交通出行需求其实非常有弹性,早晚高峰时期的出行需求可能是非高峰时的10倍以上。如果按照高峰时期的标准去建设道路、公交系统,往往会在非高峰时期产生巨大的浪费。而高峰期路上的私家车很多只乘坐了一两个人,将这部分资源分享给有相同需求的人,就不必再增加新的资源供给。

  发展之痛

  虽然共享经济发展迅速,受到消费者的广泛欢迎,但作为一种新兴的消费模式,仍然有很多不完善之处,在其发展过程中也出现了“阵痛”。

  今年下半年出现的共享单车企业连续倒闭就是一个例子。共享单车市场一度有近百家企业加入,五颜六色的单车占据了街头巷尾,但竞争激烈的市场很快进入行业洗牌期。从今年9月开始,在这个市场中占据不小份额的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相继传出运营困难的消息,最终陆续倒闭,不仅拖欠了员工工资、供应商货款,还导致上百万的消费者账户余额和押金难以退还。

  共享单车带来的问题不仅于此,过量投放、无序乱停的单车妨碍了交通,正成为新的城市之害;部分企业为了迅速占领市场,生产了大量的低成本单车,却又疏于管理,造成短期内出现大量的废弃单车,浪费了资源……这些正阻碍着共享单车的进一步发展。

  退市潮不仅出现在共享单车市场,共享电动车企业“小鹿”在此之前就宣布退市;今年10月11日,共享充电宝企业“乐电”也宣布停止运营,而之前已有河马充电黯然离场。

  中国科学院大学网络经济与知识管理研究中心的主任吕本富认为,各类共享经济形式都存在着诸多尚待解决的问题,比如信任、标准、定价、监管等。分享经济所利用的资源都是属于个人,让“主人”和其他人共享这些资源,如何让“主人”相信分享者会善待属于自己的资源,如何让分享者相信“主人”是友善可信的,这些都是问题。还有就是标准问题,分享经济所涉及的资源来源五花八门,由此产生标准不一、难以量化衡量的问题,比如“短租”客户在主人家吃饭,主人要提供什么样的膳食标准,手艺如何,是否合口味以及饮食禁忌,这些都难以有统一的标准,也对定价造成影响。

  还有像在共享出行领域,司机、乘客、平台、保险公司的责任划分尚不清晰,价格、税收、劳动保障等政策还需要进一步完善;知识技能共享尚处于发展的起步阶段,分享内容泛娱乐化,知识产权问题突出,监管审查亟须创新;共享充电宝存在本身质量安全问题,还有被不法分子植入特殊芯片窃取消费者信息的可能;共享医疗则面临着由于其尚未纳入社会基本医疗保险体系,其发展受到制约;共享篮球、雨伞等生活用品则存在卫生消毒隐患等。

  总体而言,由于共享经济发展时间短、速度快,与现行的法律法规、社会管理方式乃至管理者理念,消费者习惯、素质都存在不少冲突,亟待进一步解决。

  憧憬未来

  虽然共享经济还面临着诸多问题,但由于自身的优势,已经获得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通常认为,共享经济与分享经济所表达的概念并无本质区别。

  早在2015年10月29日,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就明确指出“发展分享经济”;2016年,共享经济首次被写入了当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要“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同时提出“以体制机制创新促进分享经济发展”;随后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促进‘互联网+’新业态创新,鼓励搭建资源开放共享平台,探索建立国家信息经济试点示范区,积极发展分享经济”。

  2017年,共享经济再度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李克强总理强调,政府要“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提高社会资源利用效率,便利人民群众生活”。

  2017年7月3日,包括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工商总局在内的八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对共享经济的发展提出更加针对性的指导意见,为共享经济市场的未来发展保驾护航。

  在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在作报告时也指出,“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认为,共享经济符合“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的总体战略布局,是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总体战略布局落地的重要抓手,因此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相对于传统经济活动,共享经济具有“三低三高”的明显优势,即低成本、低门槛、低污染,高效率、高体验、高可信。共享经济给我国带来了难得的重大机遇,对于贯彻落实新的发展理念、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构建信息时代国家新优势等都具有重要意义。从现实情况看,转型发展的迫切需求、网民大国红利、节俭的文化和成功实践也为中国共享经济发展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认为,未来几年共享经济仍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到2020年共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到2025年占比将攀升到20%左右。到2020年共享经济提供服务者人数有望超过1亿人,其中全职参与人员约2000万人。

  共享经济,正在深刻地改变每一个人的消费生活,并将给每一个消费者带来更多的幸福。

  省钱疏堵顺风车

  文先生:国企员工

  我家在北京的南五环外,工作单位却在西三环,开车来回一趟小50公里,一天仅油钱都要几十元,一个月下来也是不小的一笔支出。后来我用上了网约车平台的顺风车,时不时可以接一个顺路的单子,不但补贴了油钱,还丰富了路上的生活。由于顺路的乘客都在我家附近,时间久了,一些乘客就成了朋友,周末还能一起约着打球、聚会。我觉得这种方式挺好,不但给车主和乘客省钱,还减少了出行资源的消耗,也不给交通添堵,是多赢的局面。

  方便快捷小彩车

  容小姐:北京公务员

  距离我家最近的地铁站大约有一公里多,单位附近的地铁站也有七八百米远。这段距离十分尴尬,公交车等候时间长,走路又觉得远,所以就经常打个黑“蹦蹦车”。黑“蹦蹦车”单程要价起码5元,一个月下来要几百元,而且司机驾驶十分“豪放”,逆行、抢道都是家常便饭。我也曾一度骑自行车去地铁站,但自行车只能扔在地铁站附近,没多久就被偷了。后来有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可算是解决我的难题,每天从家骑到地铁站,又方便又快捷,也不用担心自行车丢失的问题。

  扫码消费很新潮

  何小姐:金融企业员工

  我曾被派驻到欧洲三年,回国后发现自己可LOW了,周围的同事、朋友都用微信、支付宝扫码支付,连信用卡都不太用了,我还在付现金。还有各种共享经济,我在欧洲也使用过Airbnb、UBER的服务,但我没想到国内还有好多没见过的共享经济模式。比如共享单车,就十分方便,扫个码就能骑走,随处可以停,这在国外还很少见。还有共享充电宝,我在商场里第一次看到有人从一个柜子里扫码取出一个充电宝时,感到好新奇。看来我得尽快赶上这个共享经济时代。


(责任编辑:张雁北)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